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道君

第一四八一章 你这是不给牛某人退路

    密室库房内,各种情报分门别类将四周架子上摆放的满满当当,管芳仪徘徊其中翻看着什么。

    库房门开,公孙布走了进来,笑道:“听说你来了,这是要找什么呢?找什么跟下面人说一声便是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:“不找什么,现在落脚的地方还在重建,过来看看存档的东西保存的如何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抬手拍了拍架子上的一堆油纸包包裹着的情报,“还好,房子倒塌时,也就埋在了下面,挖出来检查过,没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管芳仪手上东西随手扔回了架子上,又唉声叹气状。

    公孙布笑问:“何故叹气?”

    管芳仪愁眉不展的样子,“缥缈阁出现了剧变,你不可能不知道?整个缥缈阁遍布天下的耳目几乎被一锅端了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公孙布至今心有余悸,事发太突然了,各派同时动手,那么大的动作,居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,紫金洞的人甚至已经在这里动手了,他还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直到事后整件事被捅破了,他才知道这边已经有不少的缥缈阁耳目被清除了,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此时他表面若无其事般,微笑道:“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么,又不关我们的事,为何还这般忧虑?”

    管芳仪:“我原本也以为不关我们的事,可我后来才知道,针对缥缈阁耳目的清剿并未做干净,还未彻底扫尾,缥缈阁的人便赶到了各派,强行制止了,不让各派再继续。知道周围可能还有缥缈阁的耳目,我自然是不放心,于是找到了紫金洞的人打听,想知道我们身边存不存在缥缈阁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尤其是想到这位突然出现在这里跟自己说这事,气息都屏住了,可看对方的样子,又不像是知道了什么,遂试探着问道:“紫金洞怎么说?”

    管芳仪摇头,“已经知道弄出事了,已经知道了是霍空在作乱,缥缈阁已经出面制止了,紫金洞哪还敢泄露缥缈阁幸存的耳目是谁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闻言暗暗松了口气,想想也是,紫金洞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谁知管芳仪又补了一句,“可这里存在的内鬼毕竟也是在紫金洞的势力范围内,搞不好会危及到紫金洞,何况咱们这边如今和紫金洞的关系还不错,紫金洞虽没说出是谁,但是却给出了提示,让咱们这边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这般反复,公孙布一颗心脏有点吃不消,有骤停的感觉,绷紧了心弦,又试探着问道:“是何提示?”

    管芳仪凑近了点,体香袭人,低声道:“紫金洞说,五梁山可是你们茅庐山庄的情报中枢,一旦出了什么问题,就不好了,对五梁山的高层当多多关注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等她后话,没等到,发现完了,问: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管芳仪一惊一乍道:“这些还不够吗?紫金洞拿这种话来回复我,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,说明五梁山高层当中有人有问题。公孙掌门,这就是我来的目的,五梁山的人你清楚,你得想办法把人给查出来啊!不然这内鬼一直在身边,却又不知道是谁,多膈应人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公孙布面露沉吟神色,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就算有内鬼,也必然会小心谨慎,想查出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:“公孙掌门,我知道不容易,你想,查出来又能怎样?缥缈阁的人,我们也不能把他给怎样。我们只是想知道是谁,知道后,我们不打扰他,也回避着点免得他给我们添麻烦,大家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有点糊涂了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管芳仪: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希望公孙掌门找到五梁山高层逐一秘密谈话,是谁,希望他自己吭一声,然后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,我们保证不为难他,也不敢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见他迟疑,遂又补了句,“怎么,很为难吗?情报来往,难免会涉及见不得光的事,难道掌门不想知道身边谁是缥缈阁的耳目?”

    公孙布最终颔首,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,我找他们逐一秘密谈话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笑了,“高层也就那几个人,谈个话也要不了多久。这样,我明早等你的好消息。”说罢腰肢一扭,走了,手中的团扇摇啊摇。

    公孙布目送着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了,他不能不做,不做怕引起怀疑,最终只能找到门中高层逐一谈话。

    谈话的结果不难预料,至少没出乎他自己的预料,没人承认自己是缥缈阁的探子。

    这一夜,公孙布心神不宁,无法静心修炼,想休息又在榻上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次日大早,依照约定,公孙布来到了管芳仪的住处。

    许老六迎接了,亲自将公孙布带到了密室的入口,“这里地方不大,临时开辟了个密室,大姐在密室里,先生自去找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公孙布点头谢过,径直钻入了密道内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距离,见到了密室,只见管芳仪正端坐在案后翻看文卷之类的东西,扫了眼四周,没见其他人,遂走近了前,拱了拱手,“当家的。”

    如今茅庐别院上下,大多都是把管芳仪当做头领,不管服不服气,紫金洞支持的,商朝宗也认可。

    管芳仪抬头,笑容灿烂,“来了,坐!”伸手示意了下对面,手中文卷也放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公孙布落座,不待开口,管芳仪已主动问道:“已经找他们谈过了?”

    公孙布态度有些沉默,颔首,“都谈过了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立问:“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公孙布摇头,“都不肯承认,有些更是义愤填膺,觉得侮辱了他。”

    管芳仪沉声道:“到了这个地步,还没人承认?”

    “唉!”公孙布叹气,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管芳仪身子略前倾,意味深长道:“公孙掌门再好好想想,毕竟都是五梁山的老人,没必要帮着外人对付自己人?已经保证了不为难,难道还不相信我们吗?”

    公孙布叹道:“确实都不承认,我总不能逼他们承认?”

    管芳仪坐直了身子,沉默着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公孙布回头看了眼,只见王啸来到,手上端着茶具,摆在了管芳仪的面前。

    管芳仪起身了,换了王啸坐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,公孙布发现了一些不对,发现管芳仪竟奉王啸为主一般,王啸坐着,管芳仪乖乖站他边上,手中摇着团扇。

    王啸抬手,撕下了脸上的假面,露出了波澜不惊的真容,自然是牛有道。

    公孙布瞬间瞪大了双眼,猛然站起,震惊无比的样子,“道…道爷!”

    牛有道平静从容,抬一手摁着示意了一下,“坐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一脸的难以置信,赶紧坐下了,“道爷,您不是已经…”

    牛有道略一笑,“你总不会盼我死?”

    公孙布忙道:“没有,我不是这意思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好了,不说这个。五梁山有缥缈阁耳目的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公孙布似有好多问题想问,此时也只好摁下,面色凝重道:“现在一时间怕是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犹豫…”牛有道冒出这句后,沉默了,慢慢斟茶。

    公孙布内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,紧盯对方的反应。

    放下茶壶的牛有道抬眼望,徐徐道:“公孙掌门,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一盏茶推到了对方面前,“喝了这盏茶,你我恩怨两消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揪心了,一脸牵强道:“道爷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百里羯是缥缈阁的人,当年百里羯找到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犹如瞬间被什么东西给击穿了心脏,公孙布神情凝滞了好一阵,最终满嘴苦涩道:“那你为何还一直留着我?”

    牛有道抬手示意喝茶,“我一直认为,错不在你一人,你不主持茅庐山庄的情报中枢,缥缈阁也就不会找上你,没了‘公孙不’还有‘公孙有’,在事情可控的情况下没必要翻脸,我也愿意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红娘的话已经说的那么明显了,已经摆明了告诉你,紫金洞已经知道了内奸是谁,在紫金洞的地盘上,你怎么会认为紫金洞还能一直不让这个内奸暴露?红娘已经保证了不为难你,大家相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惜露面见你,你起码得犹豫一下,却还在敷衍我,你让我怎么办?你现在搞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,心里的疙瘩怕是难解,你现在松口的话,还让我怎么相信你?我曾对人说过,也许有人敢背叛茅庐山庄,但还没人敢背叛我,因为背叛的都死了。做人做事要讲点规矩,你这是不给牛某人退路啊!”

    公孙布:“你要杀我?”

    牛有道淡然道:“你已经见到了我,不可能再让你去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语气激烈,“现在事态已经平息了,我突然死了,居然还有人敢对缥缈阁的耳目动手,缥缈阁一定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牛有道:“原来倚仗着这个。缥缈阁你不用担心,我也不是第一次杀缥缈阁的人,敢做自然有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公孙布沉声提醒,“我是五梁山的掌门!”

    牛有道平静着端起茶盏,“多虑了,不是已经让你找门中高层谈过话了么?高层中有内奸,他们已经知道了,你已经帮我铺好了路,我会利用好的,五梁山的权力交接不会有任何波澜,喝茶!”

    上当了!公孙布瞬间彻底没了安全感,突一个闪身而去,欲逃。

    密室门口,云姬骤然现身,二人迎面相撞。

    ps:有事,今天一更,改天补上。8(TET文学首页http://www.tet111.xyz)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小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